国家宗教政策法规: 更多 >

宝通人物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-> 宝通禅寺 -> 宝通人物 -> 正文

持松法师(一)

  • 来源:

    宝通禅寺

  • 日期:

    【2017-09-16 10:23:27】

  • 共阅:

    1461次

 

       释持松,(1894-1972)俗姓张,法名密林,字持松,学密後号入入金刚。又以私淑玄奘大师,自号师奘沙门。他是湖北省荆门县人,清光绪二十年(一八九四年),生于荆门县沙洋乡。家世业儒,父名张绪炳,为沙洋天主教学堂教师,母亲宫氏生子三人,持松居长。 
主要事迹
       在民国十年(一九二一年)到二十年(一九三一年)这段时间中,日本的密教--即所谓「东密」者,在我国一些大城市中风靡一时。那时,内地僧侣尚没有到西藏学法的风气,学密宗的人都是到日本去修学。像杨仁山居士的入室弟子桂伯华,就是於清季末年到日本学密的。最初在国内弘传东密的,在上海、杭州、武汉者有大勇和持松,在广东则有居士王弘愿。所谓东密,即日本弘法大师空海(西元七七四~八三五年),于唐顺宗永贞年间,自汉地传入日本的真言宗。空海於西元八一六年,在高野山创建金刚峰寺,为此宗的根本道场。民国初年(一九一二年),大勇、持松两人赴日本学密,在高野山得阿 黎位,民国十三年(一九二四年)回国,在上海、杭州、武汉等地大肆弘传,一时社会人士趋之若鹜。後来大勇率领入藏学法团,欲入西藏学法,民国十八年(一九二九年)客死西康打箭炉,未能达到入藏的愿望。而持松则三度留学日本,一生弘传东密,开坛灌顶,讲经著作,深受缁素两众的尊敬。
主要作品
       持松性情沈静,凝重寡言,契合世出世法,圆通显密二教。他通日文、梵文,且善诗能词,兼通书法,生平著作甚多,主要有《华严宗教义始末记》,全面概述华严宗要义;《密宗通关》,概述我国唐密与日本密宗的关系。其他尚有《大日经·住心品撰注》、《金刚大教王经疏》、《金刚界行法记》、《真言宗朝暮行法》、《密教图印集》、《三陀罗释》等密乘著述,及显教著作《摄大乘论义记》、《观所缘缘论讲要》、《因明入正理论义解》、《心经阐秘》、《般若理趣经集解》、《菩提心论撰注》、《释尊一代记》、《梵语千字文》、《奘师文钞》等。
人物生平
不凡少年

       清光绪二十年(一八九四年),生于荆门县沙洋乡,六岁入学启蒙,攻读四书五经。光绪三十三年(一九○七年),持松十四岁时,父亲病逝,未几幼弟夭折,母哀伤过甚,大病几濒於危。宣统二年秋间,襄水暴涨成灾,偕母与弟往外祖家,依外家以活。母弟有安身之所,他苹身投入荆州铁牛寺出家,时年十七岁。翌年由铁牛寺到远安县观音洞安居,学习佛门仪轨及经典。民国元年(一九一二年)冬,到汉阳归元寺受具足戒,之後留在寺中听《楞严经》。初听大乘经典,不能了解经义。翌年,闻上海有「华严大学」之设,他求知心切,立志求学,乃负笈上海,进入设於上海哈同花园、月霞法师创办的华严大学,学习贤首宗义。後来,华严大学迁到杭州海潮寺,持松也随校到杭州肄业,在校中戒律精严,成绩优异,深为月霞法师所器重。
持师讲法
       民国五年(一九一六年),持松自华严大学毕业,返回湖北旧里,他母亲已於数年前病故,一弟亦离家失踪,持松悲伤不已。是年冬,到当阳玉泉寺谒见祖印老和尚,叩询天台大意,留在寺中依老和尚学习天台教观。月霞法师自华严大学首届学僧毕业後,即结束学校,到九华山东崖寺讲经。民国六年(一九一七年),月老到汉阳归元寺讲《楞严经》,持松自当阳到汉阳听讲。月老讲经圆满,持松随侍月老到宜兴磬山,月老讲《法华经·一乘教义章》。未几,月老奉冶开老和尚之命,到常熟住持虞山兴福寺,持松随著到了常熟。七月初一日,月老在兴福寺晋山後,命持松担任书记,并命其师弟应慈筹备开办兴福寺「法界学院」。
       是年秋,月老到杭州,驻锡玉泉寺。未几罹疾,入冬病亟,应慈法师到杭州探疾,月老遗命,要应慈代他传法于持松。民国七年(一九一八年)春二月,应慈法师择日在兴福寺升座,代月老传法於持松,他自己则传法於惠宗、潭月,三人同为临济正宗第四十三世法嗣。持松受法後,继乃师月霞出任虞山兴福寺住持,是年持松二十五岁。兴福寺为千载名刹,清末以住持不得其人,寺产抵押,寺宇毁坏,破落不堪。山主钱博夫居士,到天宁寺求冶开老和尚出面维持,冶老始命月霞法师出任住持。持松继任後数年间,修缮殿宇,还偿欠债,赎回寺产,使兴福寺渐复旧观。在此期间,兴福寺曾两度传戒,各度僧数十人。由应慈法师在兴福寺筹办的法界学院也告开课,民国九年(一九二○年),持师在院讲《楞严经》。
出任厅长修学密宗
       民国十一年(一九二二年),护法居士马冀平,出任安徽省教育厅厅长,与安庆迎江寺住持竺庵法师合议,於迎江寺创设「安徽僧学校」,请常惺法师任校长。常惺与持师为华严大学同学,约持师前往相助,持师乃到了安庆。与他同时在僧学校任教的,还有蕙庭、觉三等法师。未几,持师兴起了修学密宗的念头。是年冬天,他与太虚大师的弟子大勇,结伴东渡日本,到高野山真言宗道场,依天德院金山穆昭阿 黎修学密法,受古义真言宗中院一派的传授。一年馀後,获第五十一世大阿 黎位,民国十二年(一九二三年)东京大地震,兼以他所带的旅费告罄,乃於当年底返国。
       大勇早他数月而回,先在上海,继到武汉,在两地开坛传法,轰动一时。持师返回上海後,受杭州学佛人士之请,在杭州菩提寺传法灌顶,从之习咒印密法者多至百人,月馀竣事。民国十三年(一九二四年)春,他由上海赴武汉,途经安庆,常惺法师迎他到迎江寺,为他开欢迎会。持师在会上致词,略谓他东行学密的目的,实欲藉此探究日本佛教之真相,以为改革中国佛教之借镜,说到日本佛教优劣之比较,他说∶
       彼邦现有宗派,略分十馀种,而各宗皆有一专宗大学,以培育高深人才,而其小学、中学,更不一而足,教徒鲜有不入学者···但其最弱之点,则为戒律废弛,娶妻食肉,视为分内。彼邦佛法,各虽兴盛,实则三宝之形神不完,以戒为师之语,彼早视为小乘不足重矣。
       持师回到武汉,受地方善信之请,出任洪山宝通寺住持。是年春天,大勇曾在武汉传密法,造成一阵轰动,甚至於武昌佛学院的学僧也都倾向密乘,有十多人到北京进入大勇所办的藏文学院。此时持师住持名刹,地方善信也要求他传授法印,於是洪山宝通寺成为弘传东密的道场。是年秋季,湖北督军萧耀南,在宝通寺建仁王护国法会,祈求保国安民,并举行灌顶结缘。七日法会中,武汉名流居士陈元白、赵南三、杜汉三、邓梦光等百数十人,都在法会中灌顶受法,一般善男信受灌顶者数千人,盛况空前。
       民国十四年(一九二五年),北洋直系军阀吴佩孚,先一年在直奉第二次大战中,兵败榆关,此际又以「十四省联军总司令」名义开府汉口。吴佩孚秀才出身,也曾饱读儒书,但不谙佛理,久闻《金刚经》之名,而不知其义。闻得持松法师在武汉弘化,特命幕僚礼请法师到府,为他讲解《金刚经》。吴佩孚是抱定以武力统一中国的人,持师随缘弘化,舌灿莲花,阐释佛家的慈悲和平之旨,但并没有遏止吴氏武力统一的野心。後来吴氏兵败,下野入四川寄食。



官方微信

Copyright©2009-2017 Bao tong temple All Rights Reserved. 宝通禅寺 版权所有

鄂公网安备42010602000452号 鄂ICP备10018908号

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武珞路549号    客堂电话:027-87884539    技术支持:武汉丰网

关闭